您的位置: 主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新聞 >

在金融領域,一批人正在被人工智能取代,上演

來源: 未知???作者: admin???發布時間:?2018-05-25 00:32???瀏覽:?

在金融領域,一批人正在被人工智能取代,上演殘酷大清洗

在金融領域,一批人正在被人工智能取代,上演殘酷大清洗

  文丨戈森

  信審員,曾有一段輝煌歷史。

  在銀行時代,他們是核心職位,站在金錢的刀尖,掌握著放款的決策大權。

  而如今,風控進入“數據驅動”時代,信審員成了一個“雞肋”的職位。

  面對即將被拋棄的命運,他們站在時代的岔口中,左右躊躇,難以邁步。他們有即將退場的自覺,卻難以掩蓋被遺棄的凄冷與糾結。

  人工智能正在一步步取代人,時代滾滾向前,無人可擋,所有遲疑躊躇之人,都被殘忍地碾壓在車輪之下…...

  01 黃金時代

  在金融領域,他們是第一波被驅趕到懸崖邊的人。

  而驅趕他們的,是人工智能。

  “我要離開這個崗位,離開北京”,信審員包小新語調低沉,盡是迷茫和落寞。

  他必須得離開,他無處可逃。

  而在銀行時代,信審員曾經享受過風光無限,時代將他們安放到了一個重要的位置,被授予了勛章。

  當時所有人申請貸款填寫的資料,都會匯總到信審員手中——他們通過各種手段,來權衡這筆貸款,是放還是不放。

  也就是說,他們掌握了“生殺大權”。

  “信審員,是一個體面的工作”,曾經在銀行當過信審員的姚金珉稱,很多都是大學名校畢業生,才能進入銀行擔當這個職位。

  2011年到2015年,是一個猛沖的年代。但凡有些商業想法的人,都氣粗壯膽地做起了買賣,借貸需求旺盛。

  此時,金融潮水開閘,各地線下小貸公司林立,從事線下借貸的信貸員,迎來黃金時代。

  2014年開春,90后的包小新,開始了他的北漂生涯。他進入一家小貸公司,成了一名“全能”信貸員。

  “進入金融行業,信審無疑是最好的一個途徑,不需要太多金融學歷,只要你有闖勁,敢學習,就能干”,包小新稱。

  包小新的公司以經營類貸款為主,只要客戶有線下門店,經營超過一年,就能辦理最低2萬,最高15萬的貸款。

  那時的風控極為原始,沒有信審系統。借款人先到公司填寫申請資料,第二天信審員再去店面上訪。

  簽合同的時候,包小新把借款人的手機拿過來,隨機抽取幾個聯系人電話。

  信息會裝在一個信封里,封定起來,按期還款結束后,再原封不動的歸還借款人。

  一旦借款人逾期,信封就被打開,會聯系這些人進行催收。

  在銀行和線下門店借款中,信審員是具有“戰略核心”地位,他們是“反欺詐”的主要骨干。

  在上門面訪的階段,包小新能連續和對方侃兩個小時,“你需要問他店的經營情況,什么時候開的,開多久了,店員幾人,通過電費單,一天的流水,各種蛛絲馬跡,判斷他是不是一個有誠信的人”。

  而面訪中,各種紛繁復雜的細節,都會“泄露天機”。

  一次,有個自稱賣豬肉的老板來申請貸款。對方講他在一個豬肉的大庫房里,一片漆黑。

  可“老板”摸索半天,卻找不到開關。

  “我心里大概就明白,他不是老板”,包小新判斷。

  “因為掌握生殺大權,很多借款人都會給信貸員塞紅包,希望放他們一馬”,姚金珉稱。

  那個年代,他們是風光無限的。

  02 地位下沉

  在借貸的黃金時代,除了線下借款的興起,線上的網貸平臺,也遍地開花。

  一批勇敢的精英爬上時代快車,認定日夜兼程的前方,定有奇跡發生。

  2015年,網貸平臺增長異常驚人,根據網貸之家數據,這一年,平臺總量達到3769家。

  此時,很多線下借貸的信審員,被挖到互聯網平臺。包小新也從小貸公司離職,加入了網貸行業。

  新辦公樓在北京最繁華的CBD,人人西裝革履,手捧咖啡,那一瞬間,他終于感覺找到了金融從業者的光鮮。

  但很快他就發現,所謂的光鮮,只是“虛有其表”。在線上,信審人員的工作和重要性被大大壓縮。

  線下借貸,金額高,單筆審核必須拼盡全力,核實真偽;而線上的貸款,多為小額,根本沒有時間去每單細細審核——從成本考慮,也不需要。

  他們必須,快,快,快。

  在旺季,一個信審員一天需要審50單左右,一個小時需要審核4—5單,平均下來一單最多15分鐘。

  為了保證這15分鐘的信審進度條流暢跑完,包小新精確計算過:查看客戶資料2分鐘,給客戶打電話2分鐘,第三方聯系人打電話2分鐘,上網查客戶征信5分鐘,填寫審批意見2分鐘。

  15分鐘搞定,完美。

  此時,大部分的信審人員最重要的工作,就是通過電話審核,行話叫“電核”。

  有時候除了聯系借款人本人外,還會聯系他留下的“聯系人”,來進行交叉驗證。

  對于信審員來說,就如一段“奇幻之旅”。

  “你可以遇到各種千奇百怪的人”,有的人永遠說自己沒空,電話那頭卻是麻將牌被搓得噼里啪啦;有人質疑是詐騙,揚言要報警;有的說著一口方言,不知所云……

  而這個過程,也確實還有幾許門道。

  姚金珉所在的銀行,也開始做一些線上業務,他也加入了電核部門。

  他們總結得出,雖然沒有面審那樣細節,但也可以從電話中捕捉一些蛛絲馬跡。

  比如,資料顯示是一個大老板,電話那頭卻傳來公交站到站的聲音;有時候還能聽到“嘩啦嘩啦”翻資料的聲音,“偽造的信息太多,記不住,就會翻開資料來看”。有時候對方回答不上了,存疑,回答得太流利,也存疑,“像背書一樣,都是準備好的答案”。

  剛加入信貸行業的可可,也摸出了一些門道,一般他把電核分5項步驟,完成一項,打一個勾。

  第一核實客戶信息,第二核實使用的產品,第三問詢客戶還款方式,第四還款能力的評估,第五提醒客戶按時還款。

  一通電話下來,最少也要5分鐘。

  電話那頭的人,可可一個也不認識,在心里,他畫出他們的肖像,熟悉他們的生活規律。

  姓名,工作,上班地點,單身還是結婚……

  可可試圖從自己的工作中,找出點樂趣來。

  他還不知道,這個職業最大危機,已悄然而來。他們即將被一點點蠶食、瓜分,成為最微小的螺絲釘。

  03 螺絲釘

  突然間,時代變了,風勢變了。

  2016年,現金貸和消費金融崛起,所有線上平臺,開始了“搶客大戰”。

  包小新悲傷地發現,在急速沖量的過程中,信審員成為最“低等而廉價”的勞動力,“純體力勞動,每天看資料,打電話,毫無技術含量。”

  他的工作,無窮無盡,停不下來。

  公司實行三班倒,早班從早8點到晚6點,中班10點到晚8點,晚班則是中午12點到晚上12點,且周末只能休息一天。

  最忙的時候,他一天要審核100個單子,長期下來,他犯上了嚴重的職業病:視力下降,腰酸背痛。

  “一到高峰期,單子直接塞給你,審不完不能回家”,包小新覺得,互聯網金融在急速奔跑,所有的都在催你,“客戶催著放款,主管催著業績”。

  所有人都累趴下,審不動的時候,“經理實行獎勵政策,審最多的第一名獎勵五千,第二名三千,有些人為了錢命都拼了”。

  而此時,大多數的信貸員,只能填寫“推薦意見”,連決定權都喪失殆盡。

  信審人員,突然成為流水線中最底層一環,他們只是低廉的勞動力,重復著機械的工作,無休止的加班…...

  人力的速度,怎么可能拼得過機器?

  為了確保每天的放款量,很多公司開始引入貸前自動化審批系統。

  此時已成為信審主管的可可,感覺自己陷入了尷尬位置。

  他的周邊,一個個新的部門建立起來——建模組、反欺詐部、數據部等等,風控被拆分成7個部門。

  但他很快發現原來的經驗不夠用了,風控,開始被很多“高大上”的詞來包裹。

  第三方征信數據、爬蟲軟件、白名單、黑名單、設備指紋,各種新鮮名詞,可可從未聽聞。

  一時間,大數據、人工智能、量化風控等等概念,似乎才是真正在做風控的標配。

  “有人聲稱懂大數據,張口就要50萬年薪,公司甚至不惜百萬年薪,去引進國外的風控人才”,可可看看自己的年薪,有點不知所措。

  以前人工審一天不過50單,現在機器審核量超過一萬單,在線上的高頻交易中,人,幾乎完敗。

  就連線下借貸平臺,也開始漸漸用機器取代人工。

  “我們的信審人力,在逐漸減少,最多的時候100多人,現在只有60人左右,未來他們將轉型”,捷越聯合授信評審副總監李強稱。

  “目前市場上用于自動化審核的額度相對較小,一般在一萬以下額度,是自動審核,一到三萬之間,是人工加機器,3萬以上,還沒有辦法做到完全自動化審核”,李強稱。捷越聯合還是以線下5萬—10萬的貸款為主,因此才保留著部分信審人員。

  當機器足夠強大,能大額放款之后,信審人員是否將完全被歷史淘汰?

  已經成為螺絲釘的他們,驚恐地發現,甚至這顆螺絲釘都不再需要了……

  04 何去何從

  從掌握生殺大權的核心員工,到邊緣廉價勞動力,再到如今的可有可無,信貸從業者們,發覺轟隆隆向前的時代列車,已經沖到了他們眼前。

  在可可看來,技術在不斷迭代,他將其分為4個時代:大數據1.0時代,有app,信審系統,客戶省去了上門時間,不用排著隊等待填寫表格;

  2.0開始引進征信系統;到了3.0接了征信,有了建模、指紋識別、人臉識別等先進技術;到了4.0,則是完全的人工智能,機器學習。

  而眼下,無疑正從3.0向4.0過渡。

  因為征信系統的缺失,人工智能的不健全,這個過渡階段,仍有20%—30%的灰色地帶,需要人工審核——這無疑是信審員的最后稻草。

  但有不少專家斷言,這個留個人工信審員的時間,不過5-10年。

  “未來信審會越來越少”,捷越聯合授信評審副總監李強稱,未來,所謂的人力,只會用對風控系統的建立、監督、維護上,所有的決策,都將“自動化”。

  “我們裁掉了信貸人員,實現了完全的審核線上化”,某知名平臺的CRO稱,他們完全用機器,取代了人。

  “我們用數據和科技去進行驅動,完全解決了人工審批主觀性、效率低等弊端”,該CRO稱。

  就連包小新的主管,都偷偷告訴他,讓他趕緊學點新東西,“信審自動化,肯定是大勢所趨”。

  時代真的要拋棄他們了嗎?

  幾乎所有的信息都在透露,一個肯定的答案。

  擺在所有信貸從業者面前的,只有兩條路:要么主動轉型,要么被動淘汰。

  可可無疑選擇了第一種。

  他自學了一些風控知識,也參加了一些基礎的風控課程。目前,他找到一份新的工作,負責初級的策略模型和數據分析。

  “一步步來吧,既然時間給出了發展的軌跡,我們只能跟著時間往前爬”,可可說。

  而包小新,卻沒有從絕望和不忿中走出,他心灰意冷,承受著現實的無情鞭撻和冷落。

  “我要離開這個崗位,離開北京”,他決定離開北京,也離開拋棄他的信貸行業。

  時間從來都是殘酷無情的。

  不會給人留下任何喘息的機會。

  面對轟隆隆的時代列車,要么拼了命、放棄所有也要爬上去,要么就成為,時代的祭品……

需要幫助嗎?

或者給我們郵件:

關注我們

聚福纳财电子